当前位置:朝令暮改网搞笑谁更懂感情
谁更懂感情
2022-03-13

有一句古话: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。”因此,只有真情付出,才会有真心回报……

办个厂子不容易

俗话说得好,是金子总会发光。秃龙山本来是一座贫瘠得连草都不长的荒山,两年前,有一个老板来到这儿,发现这一整座山,竟全是优质大理石,于是,大家像扎堆儿似的在这里开办起石材厂。

李基是个外地人,他也看中了秃龙山,成了秃龙山第六家石材厂的老板。可是建厂没多久,烦心事就跟着来了:他的厂里采石工、搬运工有了,但独独缺了一名切割石材的裁石工。

裁石工算是整个石材厂的技术工种,大块的石料运到厂里,就靠裁石工切割,制成板材,切割的石板要规则、平整、光滑,没有一定的技术和经验干不来。没有裁石工,石材厂就制不出石材,开不了工。李基急得团团转,怎么办?

就在李基着急时,居然有个人主动找上门来。这人叫袁建设,四十来岁,以前在秃龙山的另一家石材厂当裁石工,最近不知为着什么事,被那家石材厂给辞退了。袁建设说,他当裁石工已有两年多的历史,算是秃龙山所有石材厂的裁石工中资历最老的,如果李基需要裁石工,他可以来这里干。

这真是瞌睡了有人给递枕头,李基大喜过望,赶紧与他签了用工合同。

令李基意外的是,这个袁建设的裁石技术一流,整个秃龙山都难遇到这么好的裁石工。

像搞收藏的人捡了个漏似的,李基招到这样的工人,心里又是欢喜又有些不踏实,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被自己捡了漏呢?一次,李基遇到了袁建设以前那个厂的老板,他忍不住问了对方,当初为什么要辞退了袁建设。

对方老板愣了一愣,接着便打哈哈:“他人嘛挺好,但不适合在我们厂干。辞退个工人,哪有那么多讲究?你真要人说出个辞退的理由出来,你就去问鸿运石材厂的老板吧,他是被鸿运的老板开除了才到我的厂里来的。”

李基心里咯噔一下,如果一个人被一家工厂给开除了,还有偶然性,连续被两家工厂开除,那就有问题,而且问题大了。李基要查出问题所在,及早防范,所以,他去了鸿运石材厂,找到了老板。

鸿运石材厂的老板还是没告诉李基辞退的原因,不过他说了一件事:“其实,袁建设到我的工厂来上班以前,就已经被两家工厂辞退过,他在每家工厂都只干了半年。”

李基的心一沉,这么说,袁建设已经被四家工厂开除过?一个连续被开除四次的人,会是什么好货?这个人肯定是个大麻烦了。

之后李基就暗地里观察袁建设,但没有发现什么问题。就这样,半年过去了,到了县里规定的给员工做体检的日子。

体检后的一天,李基去医院拿体检结果,看到袁建设的体检表时,心里咯噔一下,只见袁建设的体检表上填着:“双肺均见不规则阴影,建议复查。”

当个老板要讲良心

李基拿着体检报告去找医生,医生说:“拍片显示,这个人双肺都有阴影,结合他的职业,我们怀疑,他很有可能患上了硅肺病,但要确诊,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。”

李基脑子里“嗡”地一下,他明白,医生的话意味着什么。

硅肺病是一种职业病,是人吸入了大量岩石的粉尘,在肺内淤积致病,严重的病人,那些吸入肺里的粉尘会在肺里结成石头。国家有规定,员工因工作患上了硅肺病,所在单位要负责为患病员工治疗,还需进行赔偿。而病人医药费和赔偿费的支出,是一笔庞大的开支。

李基愁眉苦脸,医生却指着体检报告上袁建设的名字问他:“这个袁建设是你们厂里的?”

李基点了点头。

医生说:“这个名字我有些印象,半年前我为一个石材厂做员工体检时,好像也有一个叫袁建设的,肺里有阴影,我们要求他来复查一下,他一直没来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李基的心突地一跳,他醒过神来,赶紧问:“你说袁建设半年前就查出肺有问题?那时的体检报告呢?你给我瞧瞧。”

医生说:“体检报告我们都是交给厂里的老板的,他们带走了。”

“你们做体检总该有存底吧,求求你,你帮我查查。”李基心里清楚,要是有证据证明,袁建设半年前就患上了硅肺病,他就不需要付赔偿费。他对医生又是递烟又是说好话,终于,医生架不住他百般恳求,同意去查查过去的记录了。

这一查,却查出了四张有关袁建设的体检记录,名字是一个人的,但所属的厂家却不一样。体检的时间不一,最早的,是两年前,最迟的,是半年前的。四份记录都显示,袁建设两个肺都有阴影。

四份不同厂家的体检记录,正好与袁建设频繁换厂的经历吻合。这些过去的记录,可以证明袁建设的肺早就有问题,要赔偿,也不该由自己来承担。

医生却兜头给他泼了一瓢冷水:“这只是拍片记录,哪一次他都没来复查,我们从来没有确诊他患有硅肺病。如果现在确诊他在你的厂里患有硅肺病,当然就得由你这个当老板的负责了。”

医生的话让李基的心情灰暗了下来,李基思考着,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袁建设在每个石材厂都只能干上半年就被人开除,而且自己去那些厂子询问时,那些老板都对辞退袁建设的原因讳莫如深。其实,那些老板就是看了袁建设的体检报告,担心他患的是硅肺病,自己要负责任,所以,他们将体检报告瞒下了,找个理由将袁建设给开了。开了袁建设,大不了按照合约规定,多付袁建设三个月工资作为失业补偿,这与巨额的治疗费和赔偿费相比,不过九牛一毛啊!

前面四位石材厂老板已经为李基做出了榜样,那么,自己能不能学习他们的做法,也随便找个理由将袁建设给辞退呢?

民工的肺有感情

李基思索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,他将袁建设请进了办公室,将那张体检报告单掏出来,递了过去。

袁建设接过报告单看了看,似乎还有些没看明白,问:“你给我这个,是什么意思?”

李基说:“这是你的体检报告,你的肺上有阴影,医生怀疑,你可能患上了硅肺病。”

李基字斟句酌,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他,但袁建设没露出丝毫紧张,倒是镇定自若:“我知道。我是想问你,你将这个报告给我,是想……”

“我想让你去复查。有了病,咱好抓紧时间治。”

袁建设惊讶了:“你是说,让我治病?你没打算开除我?”

这一下轮到李基惊讶了:“我凭什么开除你?你是我们厂最好的员工,我凭啥开除你?”接着他低下头,叹了一口气,“老实说,我不是一点都没这么想过。如果你确诊患了硅肺病,恐怕我这办厂半年赚的钱,不够赔偿你的。但人总要讲良心,你这病是因为切割石头这份工作造成的,我能昧着良心不顾你的死活?我做不出那样的事情。”

袁建设听着眼眶红了,他低下头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抓起那份体检报告,三把两把撕了个粉碎:“复查个鸟!李老板,我死不了,放心吧,我这就去帮你裁石头去。”

山里人就什么都不懂吗?李基赶紧伸手拦住了他,向他解释,什么是硅肺病,掉以轻心不得。

袁建设却说:“李老板,我一个当裁石工的,哪能不懂硅肺病呢?身体是我自己的,我当然比谁都当心。实话实说吧,在你带我们去体检的前一天,我不是请了一天假吗?其实是去邻县的医院拍片去了。”袁建设说着话,打开工作包,从里面抽出一张片子和一份报告单,交给李基,李基看时,片子上的肺清清爽爽啥阴影也没有,报告单上写着“正常”两个字。

这就怪了,相隔一天,两个医院作出的体检报告,怎么截然不同呢?见李基满脸疑惑,袁建设这才难为情地开了口:“李老板,我骗了你。你带我去体检时,拍出的片子是假的。不瞒你说,不仅这一次,前面我已经拍了几次假片子了。”他重新坐下来,缓缓讲了起来。

两年前,袁建设在第一家石材厂打工,参加了第一次体检。体检的第二天,老板就通知他,他被辞退了。袁建设是个聪明人,想到这或许和体检有关。于是他偷偷拿到体检表,发现自己的肺果然有问题。

袁建设顿时明白了,老板为了逃避昂贵的医药费和赔偿费,情愿开除他,多付他三个月的工资。袁建设咽不下这口气,他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于是,他去更权威的医院拍片、检查,确诊病情。结果在省城医院检查之后,他的肺什么毛病也没有。他愣住了,把检查的体检表给医生看,医生看了半天,问:“你在县医院拍片时,身上有什么东西没除下吗?”

医生这一问,袁建设恍然大悟。体检那天,他戴着一块玉佩,那块玉佩是朋友在他生日时送的,玉佩的造型独特,左右两边各有一块圆形的石头吊坠。原来是这样,袁建设舒了一口气。之后,他动起了这方面的心思,做了两个圆形铁片,每次体检都用上,由此他连续在几个石材厂多拿了三个月的工资。

说到这里,袁建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要不是老板心黑,我也骗不了那些钱。像你这样,我就骗不了。起先,我每骗一次还有点成就感,但越往后,我的心越冷,我们打工的,实心实意地为老板卖命,老板怎么都这么个德性?好在我总算碰到你了。李老板,你是唯一一个没将我一脚蹬了的老板,说愿意为我的病负责。就冲你今天这个做法,就是暖了我的心的好老板,今后我就死心塌地跟你干了,上刀山下火海,我保证不眨一下眼睛。而且,我保证,还能帮你招一大批愿意死心塌地为你卖命的本地民工,你信不信?”

“你能帮我招一大批本地民工?怎么招?”

袁建设俏皮地眨了眨眼睛:“实话跟你说,我这骗黑心老板钱的高招已经传给好些乡亲了,昨天不是每个厂的工人都体检了吗?不用说,今天好些乡亲都会被他们的老板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开除。做人不就讲个心换心吗?我们当民工的是看重钱,但更看重那份人情,有你这么好的老板,我们不跟你跟谁?”

袁建设说得没错,当天就有好些本地民工到他的厂里来报到了。一年之后,李基的石材厂,成了秃龙山人气最旺效益最好的工厂。那五家工厂的老板都弄不明白一件事,大家都是本地人,怎么斗不过一个外地人呢?而且那些肺上有问题、被他们开除出来的民工,怎么到了李基的工厂就不犯病,还那么有力气干活呢?也许他们至死也不明白,民工的肺是善变的,懂感情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朝令暮改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